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产品攻略移动端访问:手机访问>>

纳卡冲突中 一个新主角诞生了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19:36:08来源:网络收集作者:互联网热度:手机阅读>>

  近日,国际媒体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从前并不知名的地方——纳戈尔诺-卡拉巴赫(纳卡)。

  9月27日起,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,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,率先发动军事进攻。

  

  △ 纳戈尔诺-卡拉巴赫(纳卡)地区首府斯捷潘纳克特市遭到袭击后场景。

  在这场两个小国之间的冲突之中,一个非传统战争角色的登场令人瞩目。阿塞拜疆方面称,一架“哈比”2反辐射无人机摧毁了大名鼎鼎的S-300防空导弹的雷达。而土耳其制造的“旗手-TB2”无人机在冲突中摧毁了大量坦克及防空导弹目标,迫使亚美尼亚用导弹和火箭炮打击机场,试图以此来阻止阿塞拜疆无人机的起降。

 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为何要大打出手?无人机为何这么厉害?这得从头说起。

  纳卡冲突来龙去脉

  据时事评论员千里岩介绍,纳卡地区处于多民族、多文化交界处,且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信奉天主教的亚美尼亚人和信奉伊斯兰教逊尼派的阿塞拜疆人,为争夺这一地区纠缠不休已历千年,可以称得上是一对老冤家了。

  十月革命后,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均成立了苏维埃政权。当时基于“民族共和国自治”理念,苏联掌权者将原本划归亚美尼亚的纳卡地区划给了阿塞拜疆。纳卡地区原来通过“拉钦走廊”和亚美尼亚本土相连,结果“拉钦走廊”划给了阿塞拜疆。

  

  △ 纳卡、拉钦走廊位置图(图源:澎湃新闻)

  1988年,阿亚两族因纳卡争议爆发武装冲突。苏联解体后,冲突升级为战争。直到1994年,阿亚战争才以3万人死亡、双方停火、纳卡地区“在事实上独立”的结果而告终,但两国矛盾始终未消。

  

  △ 1992年冲突期间,在阵地中警戒的士兵。

  阿塞拜疆一再试图“收复失地”,亚美尼亚不但希望保住纳卡地区的“独立”,还希望夺回丧失近百年的“拉钦走廊”。

  2016年4月的“四日战争”中,双方共有逾200名军人和平民死亡。今年7月,两国均爆发针对对方的示威游行,边界还发生了流血冲突。

  这次的武装冲突是历史积怨和现实矛盾交织在一起的产物。与此同时,美俄都对冲突发表了公开声明,而土耳其更是跃跃欲试。看起来“高加索火药桶”确实有着不小的爆炸威力。

  为什么是无人机?

  所谓无人机就是无人驾驶飞机的简称,以无线电遥控或由自身程序控制为主,具有全自主、半自主、遥控等多种飞行模式,可携带特定载荷,在大气层内及临近空间执行特定任务。

  按应用领域分类,无人机可分为军用无人机和民用无人机;按飞行方式分类,可分为固定翼无人机和旋翼无人机。

  

  △ 英国皇家飞行队的罗上尉设计制造的世界首架无人机。

  无人机发端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英国。截至目前,世界上已有30余个国家和地区研制出了50多种无人机,型号超过300余种;有55个国家装备了无人机,其中发展最快、水平最高的主要是美国和以色列。除这两个主要的无人机研制大国外,俄罗斯、西欧各国以及中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研发各类无人机。

  军用无人机具有如下特征:一是自带动力,不需要人为驾驶;二是利用空气动力提供升力;三是可以自主飞行或远程遥控;四是可回收;五是可以携带致命或非致命武器;六是包含一些其它部分(必要的设备、网络和地面操作人员),用于控制机体。

  军用无人机大致可分为侦察无人机、战斗无人机、靶机和微型无人机四类。侦察无人机包括长航时战略侦察无人机和战术侦察无人机。前者有“捕食者”、“全球鹰”等著名机种,战术侦察无人机包括中、短、近程三种。战斗无人机包括具备空中作战或对地(海)打击能力的攻击无人机、反辐射无人机和诱饵无人机。

  

  △ 2019年6月20日,美国空军RQ-4全球鹰无人侦察机正在值勤。

  通过搭载各种各样的载荷,无人机能够承担多种任务——监视、情报收集、电子侦察、指挥控制与通信(主要充当通信中继节点)、组网(主要充当空中网关)、电子攻击、火力打击等。

  军用无人机可搭载光电吊舱、火力打击武器、核生化武器、高能激光武器等载荷,能对军事基地、巡逻部队、军用设备、军用基础设施、各类军用平台等实施情报侦察、软硬杀伤打击等。

  相比有人驾驶飞机,无人机具有低成本、低损耗、零伤亡、可重复使用和高机动等优势,因此广泛用于战场各个领域。

  它为何能成为主角?

  由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承受战争损失的能力有限,纳卡冲突旷日持久进行的可能性不是非常大,但无人机的征战却是一个长期趋势——换言之,它还将继续发挥重大作用。如何应对无人机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军事问题。

  总体而言,反无人机装备可以从两个阶段来分类:从侦察阶段来看,可分为探测、分类与识别类装备;从打击阶段来看,可分为软杀伤装备和硬杀伤装备两类。

  从侦察阶段来看,探测、分类与识别类装备的作用是综合利用各种传感器来“发现”或“找到”粗略的威胁目标。这类装备主要通过对目标无人机的光学特性(如可见光成像)、热学特性(如红外成像)、射频特性(如电台辐射信号)、声特性(如发动机声学特性)、磁学特性(如感应磁场)等进行侦测,以找出目标并对其进行分类与识别。

  

  △ 中国自主研制的高端察打一体无人机——翼龙Ⅱ无人机。

  从打击阶段来看,关于软杀伤,得从无人机的系统入手。无人机体系由机体、动力系统、电气系统、飞行控制系统、任务设备、武器设备和遥控遥测系统组成,不过只有飞行控制系统和遥控遥测系统需要外界进行信息交互,适合进行干扰、欺骗或电子攻击。地面控制站由遥控遥测系统、数据处理系统、情报处理系统、指挥控制系统和战地通信网组成,同样只有遥控遥测系统要和无人飞行器进行信息交互,存在安全漏洞,最适合进行电子攻击。

  所以,反无人机的技术入手处,就是飞行控制系统和遥控遥测系统。只要能破坏它的定位和导航,或者说搞乱(搞错)它的定位数据,就能让无人机的飞行控制系统无所适从,从而触发预防程序,要么慢慢下降,要么沿飞行路线返回。

  而从遥控遥测系统入手的话,可以采取同频干扰和指令破译两种方法。对于上行遥控数据,如果进行同频干扰,就可以让对方无法进行正常遥控飞行,如果破译了对方的遥控指令,更是可以把无人机的控制权夺过来,让无人机接受已方的遥控飞行。对于下行遥测数据,同频干扰可以让对方无法正常接收遥测参数和图像,从而使对方的无人机丧失主要功能。而破译了下行遥测参数的话,已方也能接收到对方的遥测参数。

  

  △ 美国MQ-1C“灰鹰”无人机。

  而在硬杀伤阶段,常规的高炮和防空导弹自然还是有用的,但一是成本太高,尤其是针对可一次性使用的低成本无人机;二是新型无人机的特征太小,在稍微远一点的距离上,常规雷达都不一定有效,要是电动无人机的话连红外都难以发现,可能出现拦截窗口太小的问题,只能留给防空系统极其短促的瞄准和发射时间。此时就是战术激光武器的用武之地了。

  此外,微波武器也具有反无人机作战的巨大潜力。高功率脉冲微波能烧毁控制系统电子元器件,导致马达停转,从而使得无人机从空中坠落。微波武器还具有其他反无人机手段无法比拟的技术优势。激光器只能对单一的无人机发射强光波束,而微波武器可以定向发射一系列微波辐射,破坏无人机的电子设备。激光器一次只能击落单架无人机,而微波武器可以一举击落无人机群。

  尽管如此,反无人机依然是一件艰难的作战任务——随着无人机朝着高速化、隐身化和远程化的方向发展,这种武器未来也许会成为战场上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

看完上面如果还没找到满意的礼物,可以看看下面更多精美礼品:

礼物攻略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