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产品攻略移动端访问:手机访问>>

韩国女明星自杀之谜性感尤物的悲剧人生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21:10:50来源:网络收集作者:互联网热度:手机阅读>>

  2008年,17岁的具荷拉以副主唱、舞蹈担当的角色出道,成为韩国女团KARA的一员。第二年就凭借单曲《Mr.》的舞蹈走红,之后成为韩国最红的流行音乐新星。

  作为演员,具荷拉也颇有成绩。2011年,她出演了当年大火的韩版《城市猎人》,饰演让人印象深刻的总统千金,赢得了当年的SBS演技大赏新星赏。

  韩国娱乐圈一直是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昔日顶流转眼无人问津,不是什么稀罕事,但具荷拉并没有这种“过气”的困扰。

  在韩国的一档综艺节目中主持人曾问及该传闻的可靠程度,具荷拉并未否认,而是回答:“不清楚,合约书不是我写的”。

  韩国的演艺公司与艺人之间的分成比例通常为7:3,由于韩国演员大多以组合形式出道,3成酬劳往往还要除以组合人数,落到艺人手中的寥寥无几。

  韩国二线演员方成勋,在某档节目中自曝年收入不到6000万韩元,折合人民币35万元——在中国,一个二线明星一集电视剧的片酬也不止这个数字。

  在阶级固化、上升通道几乎封闭的韩国社会,一个平民女孩凭借自己的努力,一跃龙门——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励志故事的。

  开头是年少家贫,尔后是凭借青春的血汗翻转命运,在读者期待一个happy ending的时候,故事却在鲜花着锦、烈火烹油的高潮中猝然结尾,以死亡告终。

  具荷拉很美,她有漂亮的房子,有很多钱,有遥远的支持者,她还有一段孽缘,让她的生活从2018年9月开始,走入了奇怪的方向。

  9月13日,一条爆炸性的新闻登上了各大韩国媒体头条:具荷拉交往了2个月的男友崔钟范,报警称自己“被具荷拉殴打”。

  不久,媒体曝出具荷拉三次主动求和,令原本偏向她的舆论又掉转认为,她理亏了,没底气。污蔑和质疑的脏水不断向具荷拉泼来。

  直到D社曝出了当晚的电梯视频,还有崔钟范声称爆料具荷拉的性爱视频,发给媒体的邮件,才坐实了这位哥原来演了一出“恶人先告状”。

  原来,当天因为具荷拉和男性友人外出吃饭,没有告诉崔,导致他怒火中烧。崔钟范酒后凌晨闯进家门,踢打具荷拉,质问她:“你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居然还睡得着?”

  作为一个生活在韩国这种传统东亚社会中的女性,一个靠名声吃饭的女明星,很难想象这些视频流传出去之后,会有什么后果。

  女性团体一致声援具荷拉。超过二十万人参与了“严惩崔某等黄色报复罪犯”的情愿,大量女性团体上街游行,谴责偷拍私密视频,呼吁维护女性权益,打出“我的生活,不是你的AV” 等标语。

  2019年8月29日,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一审对损坏财物、伤害、威胁、强迫等4项罪名作出有罪判决,崔某被判1年半有期徒刑,缓刑3年。

  而这位出庭时也不忘涂脂抹粉,脸蛋和脖子不是同一个颜色的前男友,随后上ins轻飘飘道了个歉,同时宣布:自己的美发店开业了。

  第一次,是在家暴事件前几天,具荷拉“过量服药,自杀入院”,标题耸动。经济公司很快扑灭了谣言:是因为长期的睡眠障碍,消化不良住院啦,具荷拉很好。

  和她的好朋友雪莉一样,她一直尽力在公众面前扮演 pocket girl(口袋女孩),就像揣在兜里的手办玩偶一样,永远光鲜靓丽、元气满满、笑盈盈。

  她情的确可以收到很多的“加油”“振作”“谢谢”,不过,对于一个内心已经千疮百孔的人来说,可能只会显得更空洞乏力吧。

  姐姐会带着你那份努力活下去,会努力…… 各位我没事,我和雪莉真的很亲近,想跟雪莉道别所以开了直播。 对不起,大家不要担心,雪莉,再见,谢谢。

  网络暴力不过是压死她和雪莉最后的那根稻草,即使没有这么多群起攻之的网民,韩国艺人的生存状况也已经危如累卵。

  韩国娱乐圈中,与具荷拉情况类似的前有张紫妍事件,后有崔雪莉上吊自杀,每一次都触目惊心,但每一次都在重蹈覆辙。

  韩国娱乐圈压力与风险极大,已是路人皆知的事实,但这根本拦不住每年涌向娱乐业的年轻人,因为这是一条没有家世的年轻人实现阶级跨越的快速通道。

  在韩国,上什么样的大学和专业基本决定了一个人的社交圈,社交圈的固定化又决定了将来的职业通道。

  比如学法律的,将来最好的工作一定是只能进入韩国的某一家大财团当法务,或是大财团旗下的法律事务所;学政治与公共关系的,将来只能通过公务员考试才能进入政府部门。

  许多大学生直接毕业即失业,为此韩国总统文在寅甚至不得不增加了公务员岗位,用以饮鸩止渴地解决就业问题。

  再加上毕业生可选的就业范围非常之窄,社会老龄化程度又相当之高,老人退不下来,新人顶不上去,内卷化程度极高。

  一个人长期做着同一种重复性的机械工作,并且毫无任何发展与成长,可替代性极高,一旦失业,极有可能相当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像样的工作。

  这些都会导致阶级的迅速下滑,社会阶级的板结与封闭性的天花板却是几乎牢不可破的,下坡容易上坡难,重新回到过去的阶层,简直难如登天。

  然而,即便如此,也需要你首先过了高考这一关。考不上名牌大学的孩子能走的路也屈指可数,要么出国镀金,回来继续进入财团工作,要么当继承家业当个体户,要么打零工,要么进入娱乐圈,许多大学生干脆毕业即失业。

  孝顺也是韩国人相当看中的品质之一,伴随而来的还有相当严重的重男轻女,女儿或长子一般总是那个负担起全家、照顾全家生活的角色,考虑到韩国的老龄化趋势,家庭条件无法支撑起子女出国读书的孩子进入娱乐圈,已经是相对而言最好的选择。

  韩剧的梦幻与狗血正是脱胎于此,如果没有那些灰姑娘一夜飞上枝头、豪门骨肉相残、腐败政府被正义的孤胆英雄打败之类的剧情,那么普通人压抑的生活,与对社会的愤懑真的会无处发泄。

  当虚拟的平行世界是现实生活唯一的出口,那么艺人所承受的,必然是来自上千万国民的过度关注与千百倍放大的情绪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韩国娱乐圈总跳不出政治与财富的掌控。因为韩国政府需要靠娱乐圈丑闻来掩盖更肮脏的政治圈丑闻,艺人不过是韩国政府的棋子,他们的生活就像俄罗斯轮盘赌,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在牵线人的手里随机毁灭。

  如果具荷拉只是一个普通的漂亮女孩,她也许会像Instagram上那些其他的韩国漂亮姑娘一样,拍一样普通漂亮的自拍,穿一样普通好看的衣服,喝一样普通精致的下午茶,用一样普通可爱的化妆品。

  她的烦恼也和普通漂亮女孩一样,担心上不了竞争激烈的名牌大学,担心找不到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,担心失业,担心喜欢的男孩会爱上 别人 ,担心遇人不淑的婚姻,担心生育,担心孩子的教育,担心父母的养老问题。

  但她不用担心渣男偷录的性爱视频会把自己全面毁掉,不用担心成千上万的人前赴后继地给社交平台留言,每一句都像风霜刀剑把她凌迟碾碎成一滩肉泥,上网如上刑,更不用担心经纪公司施加在她身上的压榨与恐吓。

  具荷拉就这样安静地走了,微博上有人这样说:“摆好的圣诞树地下,躺着再也不会醒过来的、美丽的具荷拉,或许她下辈子不想出生在韩国,也不想成为一个女明星。”

看完上面如果还没找到满意的礼物,可以看看下面更多精美礼品:

礼物攻略排行